你海淘的200元香水,也許只值1塊錢!了解一下……

2019-01-02 23:53:02


代購的漂洋過海來的奢侈品牌,誰能想到竟是產自國內不見天日的地下作坊;包裝像模像樣,還有與正品同步、標明生產批次的噴碼,誰能想到這些都是假冒的;售價200多元的名牌香水,誰又能想到其中灌裝的竟是成本不足1元的假料。

  

“即使海外直郵,也不一定能保證是正品。”最近,江蘇蘇州警方破獲一起假冒偽劣化妝品案,撕開了微商代購化妝品以假亂真的“冰山一角”。“新華視點”記者就此進行了深度調查。

  

贗品大牌幾可亂真 

  

通過代購,從美國買的雅詩蘭黛小棕瓶眼霜,連續使用一周后,皮膚開始過敏發炎,36歲的南京市民徐芳難以相信自己竟買到了假貨。“產品噴碼、專柜水單、通關憑證一樣不少,包裝也像模像樣,怎么就假了呢?”

  

徐芳之惑也是眼下不少代購化妝品消費者的困惑。蘇州警方近期偵破一起公安部督辦的特大生產、銷售假冒品牌化妝品案件,查獲假冒Dior、MAC、Fresh等化妝品8萬余件,涉案金額1000余萬元,也為“徐芳們”揭開了微商代購化妝品以假亂真的套路。

  

在蘇州警方收繳倉庫,記者看到了這些假冒大牌化妝品。警方打開一款Dior假香水套裝,其中內襯、LOGO、絲帶等一應俱全,包裝十分精致,令人難以相信這竟是假冒偽劣商品。記者隨機拿出一款MAC假口紅與正品對比、試色,無論是外觀尺寸、LOGO,還是使用后的色彩、滋潤度等,幾乎看不出差別。

  

“這些化妝品仿真度極高,普通消費者難以識別,很多還是‘爆款’。”蘇州市公安局工業園區分局民警謝元龍說。記者調閱該案主要嫌疑人呂某的交易記錄看到,僅名為“薇薇小妖代購批發”的客戶成交量就達7500多次,而微信記錄表明,與呂某有業務往來的客戶多達數百人。

  

從海外代購商品尤其是化妝品等,受到不少女性青睞,認為價格相對便宜,品質還有保證。然而,她們卻不知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微商代購監管空白制假售假,謀取暴利。

  

在網絡上,記者以做微商代購為名,輾轉聯系上一些銷售假冒偽劣化妝品的賣家,發現一些商家并不避諱假冒一詞,還直言找他們拿貨的買家不少從事代購生意,以接近正品的價格銷售,利潤可觀。

  

一位“五鉆”賣家還告訴記者,她以一手貨源代購批發的名義對外銷售“未經授權”的化妝品,生意紅火時,每天都會對外發貨,客戶遍及全國各地,尤以浙江、廣東、上海、北京等地客戶拿貨較多。

  

還有賣家鼓動記者:“以一瓶5毫升假Dior香水為例,進價6元左右,經過組合包裝后賣給下家可以要價50元,以代購的名義賣給普通消費者最高可要價200元。”



投入百萬“搞研發” 制假售假形成產業鏈

  

不惜投入重金買正品“研發”包裝,又運到海外再通過代購回郵,記者采訪發現,微商“黑色代購”制售假冒偽劣品牌化妝品已然形成了一條黑色產業鏈。蘇州警方破獲的這起案件就十分典型。

  

第一步是灌裝。為掩人耳目,造假者往往會選擇一些地處城郊接合部的小窩點秘密加工,用香水、香精及其他原材料等灌裝、調配。如蘇州警方在打假現場查到的假香水原料,就裝在化工行業常用的塑料桶里,沒有任何品牌和標志信息。

  

據犯罪嫌疑人呂某交代,這些散裝香水從廣東等地購入,每桶5升,售價1000元左右。具體由哪些成分勾兌而成,其本人也不清楚。記者粗略算了一筆賬,按每5升1000元的原料成本計算,勾兌一瓶5毫升的假Dior香水成本僅需1元錢。

  

第二步是包裝。這是關鍵一環,因此造假者不惜重金去仿制。犯罪嫌疑人呂某交代,為了達到以假亂真的目的,他們“購買正品搞研發,先后投入110多萬元。”

  

多位基層執法人員告訴記者,那些看似精美的假化妝品包裝,大多出自沒有資質的小印刷廠。造假者會把正品外包裝寄給上家,上家按照正品包裝去仿制,印刷、燙金、覆膜……工藝流程繁雜,有的甚至還要打樣3至5次。

  

第三步是噴碼。國內銷售的名牌化妝品一般會在瓶身噴碼標注生產批次,起到產品追溯和防偽功能。不少消費者也將防偽噴碼作為識別正品和贗品的重要依據,卻不知不法分子在這方面也能造假。

  

據一些被查獲的制售假冒化妝品的嫌疑人交代,他們會通過一些隱蔽途徑,從一些品牌化妝品內部人員處獲知某一段時間市場上銷售的化妝品噴碼大概是什么號段,然后噴上與正品同步更新的噴碼。

  

第四步是采購小票造假。既然是從海外代購,總得有國外的采購小票。在化妝品造假鏈條中,采購小票造假也是一個成熟的產業。記者采訪了解到,在網絡上,香港、韓國、歐洲等代購熱門地的小票應有盡有,小票上的產品代碼還可與假冒標簽相匹配。

  

第五步是海外鍍金。相當一部分假冒化妝品會被運往國外,然后再通過代購或海淘的形式郵回來,以便獲得海外發貨憑證和入境證明。謝元龍告訴記者,由于假冒產品本身價格低廉,即使算上郵費,利益仍可觀,所以“海外直郵”也不一定能保證是正品。



斬斷“黑色代購”產業鏈 監管盲區亟待規范


“從代購手中買到疑似假貨只能自認倒霉。”在蘇州工作的鄭女士是一位微購達人,其心態具有一定普遍性。她說:“如果堅持退貨,要出具證明商品有質量問題或者是假貨的檢驗報告,為幾百元惹一堆麻煩,想想還是算了。”

  

中國法學會商法學研究會常務理事王建文說,海外代購原本是基于朋友、熟人間的信任而形成的一種小范圍內的購物方式,如今已然發展成為一種社交電子商務新模式,監管亟需跟上,不能留下盲區。

  

我國的電子商務法草案目前還在審議中。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說,把微商納入電子商務法規范范圍,有利于遏制個人賣家通過朋友圈等社交渠道和平臺銷售假貨,有利于追溯問題商品,懲處不法行為。

  

王建文說,作為新生事物,微商代購與以往的經營模式有很大的不同,立法中存在諸多爭議,短時間內要找到好的監管辦法也有難度,確實需要在發展中逐步規范,在立法中要聽取更多民眾聲音。對于制假售假的“黑色代購”要予以嚴厲打擊,相關監管部門和平臺運營者也要主動作為。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劉巍巍、朱國亮



好运彩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