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香丨我想深入的跟你聊聊香水這件事

2019-01-05 19:23:13

起因是30天香水挑戰,有些問題覺得很有意思,所以專門挑出來,借著它們聊一聊有關香水的更多內容。


第一只香水:chanel·邂逅


十幾歲的時候,我收到的第一瓶香水。



那時候還不流行沙龍香,對于小眾香水的欣賞大概還只限于資深的香水愛好者小圈子。那時最流行的香水,是Dior的花漾甜心和各種顏色的毒,是Chole的絲帶,是Anna Sui的許愿精靈,是Chanel的種種。


時髦卻浮華的味道,也是現在的我不會再用的香。而如今連Chanel和Dior都不得不推出更具內涵的高端香水線了。


在微博上寫過后,有一個評論把它叫做“年輕時直白的欲望和對奢飾品牌美好的幻想與期待”,實在鞭辟入里。



冬天常用的香水:child、white forest


冬天常用的有兩支,child和Bjork Berries的white forest。


一來是管狀,很容易隨身攜帶。二來是味道十分暖厚,冬天聞起來很暖和。


child以茉莉的主香,聞起來暖、厚,是黃昏落日里的茉莉剪影。香精濃度極高,所沾之處必定長久留香。



成名之作來自一篇近乎傳奇的香評:


今天下班在紐約58街和第六大道之間走,突然被一陣淡淡的香水味擊中,那種香味讓我想到小時候的夏天。確定了香味的來源是一個穿白裙的女人后緊緊的跟著她走了五個街區。終于忍不住問她穿什么香。她回答說是Child,從包里把香水拿出來給我看,并說全紐約只有第五大道和56街交會處的Henri Bendel有賣。于是我當然火速的就去了,跟那兒的店員講了這段小插曲。他說出這款香水的公司整個只有這一個產品。34毫升的一小瓶加稅花了我一百多美金。但我真的從來沒有過這種一聞鐘情。完完全全被迷倒的感覺。。。?


這支香很溫情,讓我想起兒時與外公在一起栽培茉莉和嗅玩茉莉的最好的記憶。聞到它,就仿佛回到幾十年前,是一種尚未長大且被陪伴的安全感。


再一個是Bjork & Berries的白樹林。


因為好奇,入了一支沐浴,那時大概全世界都鮮有評論。很慶幸是白樹林,因為這是那一年我遇到最好的沐浴,也幾乎是最好的味道,我也毫不吝惜對它的贊美清甜的一片樹林,杳無人煙,沒有灰塵。


這支香水油還只有瑞典官網有售,所以輾轉購入。



仍然還是好聞的,骨架沒有變過。只是沐浴里的那種清甜到了香水油這里有所減退,轉而變的更暖更甜。略悶,只適合在冬天最冷的時候用,或者夏季室內空調開得特別大的時候。


想起一句話,“你以為,還會遇到另一個她。但事實卻是,在以后的日子,你遇見很多人,有人像她的發有人像她的眼,卻沒有一張是她的臉。”



日常最愛:Jo Malone·橙花



干凈,澄澈,濕漉漉枝條上的白花香。有人說它像茉莉,可我覺得它比茉莉更通透,更濕潤。


怎么能表達對橙花的喜歡呢,大概就是入了全線:香水、沐浴乳、沐浴油、身體乳霜、兩支蠟燭、限量的擴香,只除了身體乳。



一只all time favorite:Jo Malone·英國梨小蒼蘭


溫柔的梨子果香和小蒼蘭花香,比Diptyque的小蒼蘭更有層次也更立體。



第一次聞到的時候,猶如轟頂。跟我印象中母親用香之后的味道一樣,是帶著親和的時髦感。就像小時候總愛偷穿媽媽的高跟鞋涂她的口紅,母親總是給我們隱隱樹立著一個女性的榜樣。


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很適合形容對橙花和小蒼蘭的態度。


橙花入了全線,但小蒼蘭至今只有一支香水。因為知道人性無常,知道終會厭倦,所以不吝放肆對喜歡味道的索取,但卻始終保持與后者的距離。永遠保鮮,永遠熱愛。



很喜歡但不適合自己的:Frederic Malle · une rose


一輪玫瑰至今被我視為最好的玫瑰。



比祖馬龍的紅玫瑰更加成熟、更富深意,比盧丹詩的玫瑰陛下更沉著、更華美,也沒有潘海利根的伊麗莎白玫瑰那種老沉的莊重。將謝未謝,所以停留在一朵玫瑰最好的時候。


午后噴在手腕,然后瞇著眼愜在沙發上。因為味道太美妙,所以總忍不住抬起胳膊去嗅,恍如隔世一般的經歷。


然而一輪玫瑰也因為太好,好的超過我的狀態,所以始終沒有找到契合。香水本身是有自己的個性和形象的。雖然香水的使用沒有限制,但我仍然尊重它本身的氣質。我還沒有足夠的閱歷、足夠的氣韻、足夠的沉著去駕馭它,終究像套了一件不適合自己的華服。



重要場合會使用的:Tom Ford · 白麝香


同樣是華貴,Tom Ford的白麝香要更容易穿著。




白麝香本來是09年white musk系列的一支,全系列透明玻璃瓶。本名叫白色麂皮,因為這支太突出了,所以后來復刻時就被人用系列名字叫它。


溫柔大氣的皂香,有一種平和的包容感。對大多數人來說,白麝香或許并不是那種一聞就馬上驚艷的味道,但卻非常耐聞。它在我看來是像唐頓大小姐一樣的香,貴重、驕傲、堅韌、充滿女性氣質。


所以打扮得體去吃很好的餐館的時候,我會用這支。



一只會讓你想到夏天的香水:james heeley · yuzu


以柚子為主題的香,災難的比較多。Vuudh有個東京柚子香氛噴霧,聞起來咸咸的,像是個鹽津柚子。而帝國之香的yuzu fou更是被我狠狠吐槽過。



深夜來吐槽一個香水,有史以來最讓我五味雜陳的一支。Parfume d’Empire帝國之香的Yuzu Fou,號稱自己是日本柚子。你以為只有香蕉和冬棗能讓你看到走馬燈嗎,Yuzu Fou也能。


聞一下,都不只是人生一幕幕重現了,你甚至能感到整個宇宙140億年的歲月都在你面前快速流淌。


再聞一下,宇宙瞬間熱寂。


沒有柚子,沒有金橘,薄荷跟竹子也沒有,這些周身自帶云霧清露效果的清淡意象統統都沒有。有的只是燥熱的咸辛和濃重的體味,還有蒙在上面悶得喘不過氣的粉味,如同被汗液浸濕的紗衣……


柚子的味道,在香水里實在很難還原。


所以James Heeley這支柚子,噴出來的瞬間就讓人欣喜若狂,怎么會有這樣可愛漂亮的香水。



聞起來是好清甜的柚子肉,微微的苦是你剝開柚子留在手上的綠色汁液,在吃果肉的時候不小心帶進去了。甜、青、多汁,簡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一顆柚子。


當然柚子作為柑橘屬,很難留住味道,妙的是柚子香氣散開后,后面馬上過渡進來咸咸的、清爽的海風,好像夏天迎著海風吃柚子一樣的神清氣爽


James Heeley另外兩支知名度很高的香:海鹽和鮮薄荷,也是類似的景象。小清新的主題,卻有著大家筆法。好像在現代藝術博物館里看到的XX的畫,可愛又深刻。



最喜歡的一只沙龍香:潘海利根 · 琴酒


題目有點太大了,琴酒或許只能說是現階段很喜歡的一支沙龍香。



平生只喝過一杯金湯力,就是用琴酒和湯力水調的。很清冽的松柏科味道,口感極其干凈,如同雪山的清冷。入口未必好喝,但卻很好聞。所以我再沒有點過金湯力,但是卻買了潘海利根的琴酒。


沒有酒味,更多的還是杜松子的清苦和冷而白的木香。雖然沒有水生感,但它明顯比Byredo的超級雪松還要清澈。琴酒同時是現代和復古的,是年輕和年長的,聞到這個味道你不會覺得跟鋼筋水泥的世界格格不入,但又會覺得它有一些特質,看起來像舊世界所有美好風俗的守護者,風流瀟灑。


說到這個話題,香水品牌無一例外都是為了獲利,那么沙龍香和商業香的界限在哪呢?


或許看看香水界奧斯卡FiFi的榜單就知道了,如果說年度香水這種獎項還有公關和買榜的嫌疑,那么消費者選擇獎就貨真價實的表達了大眾消費者的香水喜好,去年得獎的是維多利亞秘密的Crush:清甜、年輕、漂亮,不在乎深度,不講究內涵,不需要品會。這就是最典型的商業香,卻也迎合了基數最大的消費者的喜好。



潘海利根是永遠不會做這種香的,它有自己的調性和堅持,你對它也有這樣的期望。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就是沙龍香。



一只有紀念意義的名稱中帶地名的香水:

安霓古特·濟州島茶


濟州島茶的原名為L'Ile au The,名字本身并不直接指向濟州島,只是大家慣來叫它濟州島茶,但這支香確實是調香師從濟州島得到的靈感。



愛茉莉集團在韓國大約相當于資生堂在日本的地位,一個巨頭型的美妝帝國。在2011年,愛茉莉從美國一家基金手里收購了Annick Goutal。所以15年的時候,安霓古特專門做了一支禮贊濟州島的香水,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安霓古特和阿蒂仙類似,整體來說,風格溫柔嫻雅,更多是給優雅女性日常穿著的香。阿蒂仙時常還有冥府之路那樣富有表現力的香,而安霓古特則幾乎全是日常的、文雅的香。



濟州島茶主要做的是綠茶意象,相比小甜心、今夜或將不再、雨后晨曦這幾支稍帶有西方女性氣質的香,無疑要更有東方感。柑橘、桂花、茶葉、麝香,這樣的組合大概就知道會出來什么樣的香:不甜,有茶感,偏清淡偏中性,容易得人好印象,但像幾乎所有茶香一樣,很難還原茶葉聞起來和喝起來的清淡沖簡。


也正因為過于清淡,難于有很強的表現力和層次,很容易泯然眾人。以茶葉為主題的香,災難的多,出彩的少,大多溫溫淡淡不出錯。濟州島茶也逃過這個命運。



一只名稱中帶食物的香水:盧丹詩·土耳其軟糖


這或許是最好玩的一支盧丹詩了。


盧丹詩很愛做甜香,也有一些很好吃的香,比如香子蘭木,醇厚柔滑的香草,未免略無趣了些。土耳其軟糖則是又甜又有趣。



土耳其人真的很愛軟糖,這種小吃食經過幾百年演化,口味和色彩都豐富極了,各種水果、花卉、堅果都可以入味。新鮮出爐的最好吃,有點軟彈,也因為太甜,所以配茶吃最好。時間一久就會變硬,口感也會減損。所以在當地市集上買到的軟糖最新鮮也最好吃。


盧丹詩這支香水,只是土耳其軟糖龐大口味的一個小片段。是一提溜聞起來很貴的土耳其軟糖,而且買者的口味還很特別。



里面有非常明顯的櫻桃味,不是新鮮櫻桃,更像腌漬的糖櫻桃。或者可以想象一下櫻桃味可樂,沒有果肉的清甜,而是把深色果皮那部分櫻桃香釋放到極致,時不時還有點塑料味。里面還摻了烘烤過的杏仁,帶點火氣的香味。


你可能不想被別人聞起來像一包軟糖,但這絕對是你忍不住想要去聞的味道。盧丹詩一直沒有出蠟燭,實在可惜,比如這支就很適合拿來做室內香氛。



一只曾經喜歡的香水:lush · lust


想以舊愛結束這篇文。


Lush的lust是我曾經非常非常喜歡的香水。不止lust,lush的整個茉莉線我都很欣賞,伯爵夫人洗發皂是醇香的茉莉,沐浴露flying fox是有著極其新鮮綠葉感的茉莉,lust則是曖昧的茉莉——原來茉莉也可以做得如此誘惑。



從香膏、便攜香水條,再到香水,全部都入了,甚至香水入了兩瓶,就是因為太喜歡,怕有一天它不在了。穿著它去逛街,會被熱情大方的美國人贊美,“天啊,你用的什么香水,怎么這么好聞?”


幾年前的一天,我停用了The Body Shop和Lush,并且在所有平臺上沒有再寫過任何與這兩個品牌有關的內容:因為我親自查證過,這兩個品牌名下的基金會有在資助ZD組織。并不是支持文化教育事業,也不是做公益活動,而就是實打實的ZD組織。


ZD在西方的自由派這里越來越變成一個時髦的話題,人人都能輕而易舉的聊上兩句“Free Tibet”,卻鮮少有人真正踏上這片土地,看看這里的樣子,跟這里的人聊一聊。這也是我不再回顧Lush和TBS的原因。



回頭再看Lust,也蒙上了一層薄霧。



【今日話題】

關于這些香水話題,你有哪些想作答的?


【相關話題】

聞香丨谷物和三月的英倫,是什么味道

有香丨你聞起來很好吃

趣聞丨香水界的奧斯卡,冠軍得主是!

清香丨聽說你是柚子控?那你可能會想看一下。

微醺丨新上道的你,可以用這樣的姿勢點一杯雞尾酒

雅詩蘭黛的香水帝國(上)

Le Labo/Frederic Malle/Rodin-雅詩蘭黛的香水帝國(下)

愛馬仕蠟燭,芝蘭玉樹,不免傷感

雅趣丨這是一個抹茶味的專題



感謝觀看,歡迎轉發朋友圈,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堅持

轉載請詢問,關注我以獲得更多專題

公眾號:安說

好运彩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