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不愿意等一個人攢十個月四百給你買四千的包包

2019-01-04 05:17:38


小直在宿舍刷微博時,對我說,幺幺,最近公眾號推的那篇〈對啊,就是嫌你窮才分手的〉我看得一點感覺都沒有,可能是因為我從沒和窮人戀愛過,沒有陪誰奮斗過吧。


我想了想,說,有啊,你記得大兔崽子和小兔崽子嗎。


說真的,年紀輕輕時的我們趁著自己有點姿色挑挑撿撿,一報一報還一報的,前程往事說破天都可以。現在回頭看一看,也是會唏噓一下,我好想摸摸那時候的自己和小直,然后勸一句,這種男人,你以后再也遇不到了。


只是那時候被很多東西迷花了眼,忽視了最熱烈的真心,假裝看不到強忍的眼淚,他說全部都給你都可以,去兼職給你買都可以,我都嫌我等不起。


一年后的現在,再回頭,真的好想一磚頭拍死當年自己,這樣的男人,我這輩子,怕是再也遇不到了。


因為我們認識的第一天,他兩都穿的帶毛毛領的衣服,所以我和小直給他兩分別起名大兔崽子和小兔崽子。


大兔崽子喜歡小直,小兔崽子喜歡我。


其實那時候我和小直私底下討論過很多次,他們兩個什么都好,長得高,大兔崽子189,小兔崽子184,學歷也好,華科呢,長得也很帥啊。


除了窮什么都好,也不是很窮。就是普通大學男生的生活費,每個月一千二。


我和小直那時候也很窮,但是在學空乘這個專業,接觸多了亂花迷人眼,追求者中也有能裝個逼曬下車標的,談過的前任中也有帶我們吃頓飯就是他們一個月生活費的。而且我兩的生活費都有一千五呀。


那時候我們都好糾結的,我們甚至覺得,也不需要很多呀,如果他們每個月生活費有兩千,我們也愿意和他們戀愛,真的。


但是這些大兔崽子和小兔崽子并不知道。


他兩帶我兩吃遍了華科所有的食堂,逛了很多圈操場,帶我們上過船舶工程的選修課旁聽,還在圖書館自習時先幫我們拿好雜志,四個人在一起,大部分時間都蠻開心的。我和小直那時候還不知道他兩的生活費有多少,只知道應該不多吧。


某天回寢室后,我和小直說,小兔崽子今天帶我買拉面,給我買的十二塊的加了牛肉和雞蛋的,給他自己買的四塊錢的素面,我心里有點不是滋味,你說他是不是沒錢了啊。


小直說大兔崽子也是,給她買的牛腩煲仔飯,給自己買的醬饅頭。


我們兩拼拼湊湊算了下一起花的錢,也有些感慨,我對小直說,不然我們問一下他們那個生活費有多少吧。


得知結果的我們在黑暗中尷尬半天。


良久,小直打破了沉默,小直說,大兔崽子比我的生活費還少誒,我說,我也比小兔崽子多幾百。


心里有點感動又有點嫌棄,我和小直想做點什么補償一下他兩,我們一人買了一百多皇冠蛋糕給他們送去了。


我們四個人唯一一次不在食堂吃飯,那天他兩說帶你們去吃頓好的,結果就是麻辣香鍋,四個人一共八十塊錢。


我和小直都沒說什么,能說什么呢,要知道我和小直兩個人自己下館子都兩百往上走。


所以真的很難形容那種特別感動又帶有嫌棄的糾結。


我求助一個大三的姐姐,那個姐姐讓我問這么一個問題,問他愿不愿意給你買四千的包包。


那個姐姐說:等你眼界打開,你會發現四千的包包都無法滿足你,也許你想要的,是四萬的包包,但是你現在說四萬會嚇到他,你先說四千試試。


我發過去這個問題,忐忑地等待。他很快回復,你喜歡就給你買呀,不過我可能一個月最多只能存下來四百,如果你愿意等我一定會攢錢給你買的,只是可能會久一點。


過了一會兒,他又打過來一句話,如果你真的特別想要,我可以去找兼職攢錢給你買。


現在回憶起那時候的細節,我的鼻子都會酸澀一陣子,我很想寫那時候我很感動,接受了他,和他談戀愛,陪他吃苦。


可真實的是,我當時回復了,太久了,我等不了。


后來他發的消息,我都沒有回。


當時的我,真的好狠心,我真想回去扇過去的自己一巴掌,罵一句你怎么能這樣,你知不知道你后來遇到的男人,哪怕有四萬,都不會舍得給你買個四千的包包,何況沒錢還給你攢錢。


在我高中的時候,我很討厭把戀愛和金錢掛鉤,我覺得戀愛這么純白的色調,怎么能染上世俗的物質,當時的男友過年給我包了520紅包我向他發脾氣,我說你怎么這么對我?你把我當什么人?我和你戀愛你給錢我是什么意思?


他當時很委屈地回答,我只想愛你。


所以我的真心一層一層刷上金漆后,我會用金錢來衡量愛情,我會翹起嘴唇嬌滴滴地撒嬌,說你不給我買蘋果四件套就是不愛我。


而我過了很久很久才懂得那個俗氣的道理,有的人有十塊,愿意給你花一百,有的人有一萬,愿意給你花一百。


可能有的男生背后吃很多晚泡面,厚著臉皮要很多煙屁股,才能攢下一頓高檔自助餐。帶著你擠公交怯生生地進去,拿出一分不多的零散錢。你拿著刀叉糾結,同樣的地點,或許有個人是開著大眾帶你來,也不是豪車,沒有很大的區別,都是一頓自助餐,可是你不想擠公交。


我在心里真心實意地想過,小兔崽子十年后一定不比后來約我看漢秀的差,畢竟他那么努力又拼搏。


我曾經把這個故事和一個比我大十歲的男人講過,他說大學時是男孩子最窮的時候,沒有經濟來源,拿著父母的生活費,大部分人都只有一千多,這時候的女孩子,剛嘗到了虛榮的糖衣,固執地選擇那個能馬上買包包的男人。


他說說真的,我年輕的時候一個月只有一千,也愿意花八百給女友買條項鏈,可最后她還是了另一個比他大六歲的男人。


這幾年的距離,是難打破的升級。


后來我問身邊月薪三萬男朋友,如果我要四千的包包你會給我買嗎,他摸摸我的頭笑著說,你一個學生背四千的包包,別人也只覺得是四百的,何必呢,我給你打五百,你去逛一下街吧。


小直也有了一個開九十萬的車的男朋友,她卻和我說,這個男朋友,覺得她是學生,給她送幾百的施華洛世奇都覺得夠多,她提什么想要的,她男朋友都覺得你一個學生怎么能這樣。


我們兩虛虛華華經歷了那么多,深夜痛哭或者對酒當歌,最后都一笑而過,其實是苦笑吧。


再也不會有有人對我說,只要你想要,我攢錢都給你買了。


真的再也不會了。




好运彩3玩法